胖妞

完美世界的彼方[PSYCHO-PASS同人]——34

冰之境界:

#34 真面目


从来没想过,自己会和一个男人手牵手走向他最痛恨的西比拉系统的藏身之处,而且这个男人还曾经以保护西比拉为己任。


究竟是怎样走到今天这步的呢?他,和狡啮慎也……


简直就像古老的历史遗迹,是个难解之谜。


“我说你啊,怎么和我牵着手还有心思想其他事?”


走在前方,不时地用手枪警惕四周的狡啮向后侧着头说道。


“那你认为我应该想什么?”


“当然是想我喽!”


闻言苦笑,槙岛将步子迈大,与狡啮肩并肩,将不够宽敞的空间填得满满的。


“这还真是了不起的自信呢!”


“没这点自信我怎么敢招惹你这种家伙。”


“呵呵……我一直都觉得自己只是个普通人。”


黑色瞳仁向眼角倾斜,狡啮瞥着槙岛如同水墨画的脸。从外观上,槙岛的确是普通人,应该说在没有西比拉系统监视的社会上,槙岛只是个罪犯,哪怕一度令整个国家陷入水深火热,槙岛也依然只是个俯拾即是的罪犯。


但是,在西比拉系统所标榜的健全完美的理想型社会中,槙岛却成为了异类。与生俱来的特权,逼迫他与普通人划清了界线——


疏离感——这是狡啮通过假想,对槙岛的行为追本溯源得出的结论。


胸口闷闷的,犹如身处废弃的大型工厂腹部,越往深处走空气便越像被化学品污染了似的,浑浊不堪。理应是没有气味的空气,却分明刺激了脆弱的鼻腔粘膜。狡啮不敢肯定,这是否是临近西比拉系统所产生的副作用。


不由自主地看槙岛,槙岛和平时一样面不改色。想来半年前那次对决,槙岛是作为佯攻选择了塔顶,而潜入地下的帮凶以及縢则目睹了西比拉系统的真相,既然如此,又是谁告诉槙岛的呢?


名为“真相”的拼图正在一点点复原,然而还缺少了些什么,缺少了些决定性的关键。


“你让我想着你,可你自己不也在想其他事情?”


短暂的安静被槙岛清冷的嗓音打破,狡啮用力眨了一下眼。


“我是在想你……想你为什么那么憎恨西比拉?”


半年前,他曾跟杂贺老师说过,对于槙岛的动机他不想问。之所以不问,是因为知道答案后,他会心软。


在必须杀掉槙岛的那个时候,任何一种软弱都是致命的。然而,现在却不同——


他,想拯救这个男人。


“你会问我这个问题,就证明你不打算再杀我了呢!”


“这是理所当然的吧!”


轻声叹气,狡啮下意识将槙岛的手握紧。


“关系已经不同了,现在的你和我……”


模棱两可的定义方式并没有令槙岛满意,他一边目视前方沿着笔直的轨迹行走,一边开口:“我倒是很好奇,现在的你和我,究竟是什么关系?”


“我们……”


深沉的嗓音微妙地犹豫了,思考擅自占用了宝贵的时间,片刻,同样目视前方的狡啮,回答:“我们……应该是两情相悦的关系。”


倏地,充满刺探的表情大力震动了一下,槙岛禁不住扭头,意外的目光缠上了旁边那张线条坚硬的侧脸。


两情相悦……记得他就是这么跟他的克隆体形容和狡啮之间的关系。


在这种方面都这么心有灵犀么?真不知道他和狡啮如此默契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?


“说起来我有件事一直想问你……”


“什么事?”


金瞳映着狡啮严肃的脸,槙岛基本上已经猜出了即将入耳的问题。


“如果见到西比拉的真面目,你打算怎么做?”


笑,无声漾开。


仿佛被地下的冷空气吹起了圈圈涟漪,槙岛的表情,美的生动。


“我……一直对这个任谁都能成为替代品的世界感到厌烦,针对西比拉系统本身,就算现在我依然想毁灭它……但是,不得不承认,毁灭它不再是我人生中唯一的追求了。”


“因为……我么?”


谈不上是自知之明抑或是自信过剩,狡啮笃定的声音听上去更像是一种陈述——


事实正是如此,只是单纯地将其说出口而已。


点头——槙岛当机立断,用这一个动作做出了肯定。这肯定,既是对问题的回答,也是对狡啮在他心中的地位标上了清晰的注解——


超越唯一!狡啮就是这般重要。


不知不觉,两人已经将巨大的地下迷宫走到了尽头,一扇硬如铠甲的厚重门扉不出所料横亘在他们面前,堵住了去路。


“就是这后面了。”


拿出移动终端联系高羽明,在对方绞尽脑汁破解最后一道安保系统的时候,狡啮和槙岛十指紧扣的手仍然没有松开。


“狡啮,接下来你看到的东西,很可能会提升你的犯罪系数。”


犹如一颗子弹,这句话不偏不倚击中了狡啮的心脏。与性感无缘的唇却偏偏勾起了一道性感的微笑,他扭头,柔和的目光在向槙岛示弱。


“那么……到时候就由色相纯白的你来拯救我吧!”


滋——


话音落下的同时,门开了,有光,将视野照的豁然开朗。


 


放下乔纳森·斯威夫特的《格列夫游记》,克隆槙岛翘着嘴角关掉笔记本电脑,正在直播的屠杀画面瞬间化为一片漆黑。


他的计划很成功,而现在,也到了该下最后一步棋的时候了。


砰——


自我陶醉被大门不合时宜的响声吵醒了,克隆槙岛猛然转身,在看清来人后,游刃有余的笑容一下子蒸发得无影无踪。


“为什么……您会……”


“做的太过火了。”


静若止水的男中音藏不住显而易见的怒气,这是一句指责,克隆槙岛就算是聋子都听得出来。


“是您让我这么做的,不是么?”


“我只是给了你作为人类的生命,但没让你随意剥夺其他人类的生命。”


歪戴帽子的男人微微抬起下巴,露出了那对刀子般尖刻的眼睛。


“呵、呵呵……您还真是义正词严呢……我明明是按照您的教导,在帮助您的‘孩子’进化而已。”


虽然口口声声称呼对方为“您”,可克隆槙岛脸上却有化不开的敌意在凝聚。


“少来,你以为我不知道么?你这么做不是在帮我,而是在试图取代槙岛圣护!”


男人一语中的,克隆槙岛顿时脸色微变,像抹了层锅底灰,黑的厉害。


“我就是槙岛圣护!只要我毁掉西比拉系统,毁掉这个世界,我就是比槙岛圣护更符合‘槙岛圣护’本身定义的男人!”


“你……是在拿全人类的生命做赌注,只为了赢过一个槙岛圣护么?”


“是又怎样!”


狰狞取代了原有的面貌,克隆槙岛此时看起来就像一只张牙舞爪的怪物,恨不得一口咬碎在他面前大放厥词的男人。


“您少在这里装好人!我可是知道的,您自己也在怀疑吧?您的‘孩子’是否真的能为全人类缔造一个完美世界……您自己也很好奇吧?我和槙岛圣护究竟谁才会成为真正的赢家?”


“……”


铿锵有力的声音像锤子,砸开了男人的脑壳,将文字一个不落地敲进了他的大脑里。


他怀疑过……在听说槙岛死于一名名叫狡啮慎也的执行官手中时。但是他不会好奇……因为这场胜负早就注定了输赢。


“你会输的。”


最终,认为多说无益的男人转身,临走时留下这样简短的一句话。


脸上犹如挨了一顿鞭子,克隆槙岛隐忍地咬咬牙。愤然穿好雪白的大衣,他暗自发誓,决不让这个男人一语成谶!


 


“这是……什么——”


开阔的空间笼罩在神圣的好似上帝洒下来的金光之中,以均匀的速度不断移动的“大脑”戳瞎了锐利的黑眼睛,狡啮整个人僵住了,胸腔里疯狂律动的心脏像是要压扁全身的血管。


“亲眼所见果然比通过屏幕看要壮观得多啊!”


站在旁边的槙岛犹如观赏水族馆里的鲸鱼表演那样,饶有兴致地品头论足。


“这些大脑……就是西比拉?”


“没错!”


回应狡啮的是槙岛轻描淡写的声线,哪怕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也绝不会崩坏它的优雅。


“不是普通的大脑,而是247颗像我这样拥有免罪体质,作恶多端的罪人的大脑。”


“什——”


热浪直冲头顶,过分的灼热,烫断了紧绷的神经——


狡啮,猛然出手!


砰——


衣领被揪住,毫无征兆地破坏了槙岛模特般美妙的站姿。


“你明知道这种东西就是西比拉却瞒我到现在?!”


耳膜遭到声色俱厉的责备,槙岛皱皱眉,薄情的唇无所畏惧地向上翘起,用微笑打击狡啮。


“说了的话又能怎样,你会放过我?会辞掉执行官?会不再做正义的伙伴?还是说,会走上毁灭西比拉的道路?”


“我……”


巨大的愤怒有一部分将矛头调转指向自己,对于无法驳斥槙岛的自己,狡啮很生气。


“呵,你知道吗?当初杀死佐佐山光留的藤间幸三郎……你们公安局的猎犬之所以抓不到他,是因为他消失了……化作西比拉的一员。”


“什么?!”


握住手枪的手剧烈抖动起来,仇恨一下子蒙住狡啮的眼睛,漆黑一片,他仿佛连槙岛都看不见了!


他,至今为止都在做些什么?!


西比拉系统,竟然是人脑的集合体,还是极恶之人的脑的集合体——


他们,一般民众原来一直都是生活在这种东西的统治之下么!


“西比拉系统,不是值得你拼上性命守护的东西。”——


这句话的真正意义,此时此刻,他终于明白了,也终于意识到自己坚守的法律是多么可笑。如果,他能早一步了解这个真相的话,或许,槙岛就不会死。


疼惜仿佛被揉碎了,撒在目光中,狡啮骨骼凸显的大手缓缓放开。


“对不起……”


嘴角向下,吐出压得低低的声音,这是狡啮第一次饱含歉意向他道歉,品尝到新鲜感的槙岛心情恢复不少。一句话就能改变他的情绪,这种事恐怕也只有狡啮办得到。


我果然……被这家伙吃的死死的呢!


“呐狡啮,是不是有一点点理解我了?”


闻言,狡啮脸上终于浮现出释然的笑容,回答:“不,不是一点点……”


“那就好。”


淡淡的琥珀色明眸眨眼间,捕捉到了狡啮扬起的手臂,那只手上,有枪。


“槙岛,告诉我……”


冷静的声音如同一碗端平的水,稳的不可思议。


“这些大脑之中,哪个是藤间幸三郎的?”


“啊,藤间幸三郎的脑已经……”


话语被生生掐断,槙岛没有说下去是因为突然间,作为倾听者的狡啮猛一转身,他也瞬间侧身向后方看去——


禾生壤宗正手举Dominator,执行模式是——


“destroydecomposer!”


狡啮话音响起,与此同时,螺旋状蓝光飞速聚集在枪口,迸裂的光芒碎片比烟火还要绚烂。


我……会死……


深知Dominator分解模式的威力,狡啮仿佛在这一瞬间嗅到了死亡浓浓的腐朽气味。蓝色光漩越来越大,张大口迫不及待想要啃食他的血肉和灵魂。


没救了么……


人生中的第一次自暴自弃,竟然是在得知西比拉系统真相后的此时,这究竟是多大的讽刺啊!


突然,就在狡啮几乎放弃生机之时,一个身影跃入视野,张呈一字型的双臂挡住了死亡的逼近——


这个人,是槙岛圣护。


“槙岛!”


“禾生局长,好久不见了啊!”


无视身后狡啮急切的呼喊,槙岛主动同禾生壤宗打招呼。而禾生壤宗也在看到槙岛后,敛起了眼底机械的恐怖。


“好久不见,槙岛圣护君……杀死藤间幸三郎的心情如何?”


“非常愉快。”


金瞳眯成一条缝,槙岛笑得心口如一。


蓝色光漩渐渐消失,Dominator虽然没有锁住扳机但从解除了分解模式这一点来看,可见禾生壤宗还是对槙岛礼遇有加。


“我们当初的确没想过你会拒绝加入,更没想过会因此损失掉藤间君,你可知道为了确保你的安全我们费了多大的力气。”


“我们”、“加入”、“藤间”、“杀死”……


关键词一个接着一个经过狡啮大脑的扫描,从三年半前至今,那些丢失的重要碎片,终于,被他一一找了出来——


拼图,完整了。


“你们还真是不知道死心呢!”


槙岛向后扫了狡啮一眼,接着说:“狡啮,我还没向你介绍呢吧……这位公安局TOP禾生壤宗,就是西比拉系统的代言人。”


上下眼睑同时朝相反方向撑开,狡啮两眼圆瞪。


事到如今,原以为听到什么都不会再惊讶的他,还是狠狠惊讶了一把。


“原来如此,縢……就是你杀死的!”


像咬碎核桃壳那样用力,狡啮在向禾生壤宗,不,是向西比拉系统传达自己的愤恨。


他的同伴,一个接着一个为了守护这种东西而丧命,如今,该是他们得到补偿的时候了!


“縢秀星看到了不能看的东西,然后,你也是一样,狡啮慎也。”


“所以也要杀掉我么!”


紧紧握拳,这是狡啮有生以来第二次这么想杀人!第一次,已经被自愿做他挡箭牌的男人夺走了——


槙岛,正在保护他,用比看起来结实得多的身体。


“狡啮慎也,你的存在被系统判定为巨大的威胁,通过比较你一生可能对社会作出的贡献,和你本人思想与行动的不可控性,我们判断,你应该被尽快消灭!”


“那是不可能的呢!”


没等狡啮还嘴,槙岛带着回音的动听嗓音响起,犹如举办崇拜仪式时吟唱的赞美诗,降临在247颗超高速运作的脑的上空。

“他是我的东西,没有我的允许,你们什么都做不了!”


评论

热度(28)

  1. 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Vae Chan林暐辰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胖妞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^ ·绿色思念。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5. xliss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6. begin_2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7. Rebecca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
  8. メУ'_冰之 转载了此文字